• 【有关北京辖区的案件】在网上反映到了【最高检】的有关网站,而经过其【编号查询】,结果反馈出来的【信息】却是【最高检】把案件下滑给了【北京高检】,而【北京高检】则 2019-04-29
  • 文化山西:晋中是“和”文化的发祥地 2019-04-29
  • 一个反复无常的美国,是美国的最大难题 2019-04-28
  • 穿越千年 感受秦风全国百家重点网媒记者漫步酉阳桃花源 2019-04-28
  • 西部网(陕西新闻网)www.cnwest.com 2019-04-26
  • 2018全国网络媒体吕梁行活动启动 2019-04-24
  • 联播快讯:5月主要经济指标稳中向好 2019-04-24
  • 曾祖父、曾祖母、祖父、祖母、父亲、母亲、重孙。一家7人,如果两家联姻,两家共十四人,请问:“看着就想笑”你那15人是咋算出来的? 2019-04-17
  • 为新机做准备?苹果通知开发者 7 月必须适配 iOS 11 和 iPhone X 2019-04-10
  • 读原文、听原话、悟原理 2017,传媒人学“习”笔记 2019-04-06
  • 当人们还在操心责权利的时候,当个人的全面而自由发展吗? 2019-03-30
  • 我是来放毒的....西安最好吃的小吃都藏在这儿! 2019-03-21
  • 中央环保督察及专项行动公布纪律监督举报方式 2019-03-21
  • 白岩松:世界杯将开幕 中国除了足球队没去其他都去了 2019-03-14
  • 人民日报:中国经济稳步迈向高质量 2019-03-13
  • 手机小说网logo
    29.骂阵

        {)}

        邓季怒气冲冲出门来,谢允从角落里一步蹿出,笑道:“疙瘩大哥,咱们该练枪了吧?”

        邓季心情不佳,骂道:“练个俅,自家玩去!”

        谢允从未见邓季这般骂人过,非但未走,还好奇问道:“疙瘩大哥,可是受了谁的气?”

        “还不是那田大名士!”一时嘴快,邓季忍不住向比自己小的十岁孩子诉起苦,起了话头,又将今日种种说了。

        邓季说完经过,谢允吃惊问道:“你让这田名士在山谷里开馆授徒?”

        谢允出身大族旁支,可惜在家时也没机会读书,这时代虽然还没有科举,但只有读书人才能养望,才能被举茂才、孝廉,才能被征辟为官吏,读书是神圣的,是足以被顶礼膜拜的,普通人要读书本就艰难,得名师指点的机会就更少,对士人的羡慕可不分年龄,听到田丰居然拒绝授徒,谢允顿时比邓季还愤怒:“这厮可恶,我去骂他!”

        邓季摇摇头,面露苦笑:“何必作此无用事,走罢,练枪去!”

        谢允没再多说什么,将此事暗暗记上心,暂与邓季同去练枪打熬力气不提,好看的小说:。

        邓季分了两间房屋给田丰一家,对蛾贼们来说已是殊荣,可对习惯广厦滇濓丰来说却甚是狭窄,居住不便,全家七口人,一间由田丰领两个儿子居住,另一间妻妾们带着女儿。

        次日五更,田丰酣睡正浓,门外有喝骂声将他吵醒,侧耳听得几句,他便勃然大怒,趿屐披衣,推门而出。

        门外,却正是谢允带了七八个孩童在叫骂,有鲁医匠家的、马皮家的,还有几个平日玩伴,谢允年纪最大,最小的只有四五岁。

        见田丰出来,顽童们忙哄退几步,估嫫着田丰追不着,才又停下,你一言我一语混骂出来。

        这个说:“沽名钓誉一名士?”

        那个道:“自家吃饱,哪管得别人死活?”

        这两位是年纪稍大,骂得最为文雅的,那些年纪小的便没什么顾忌,笑嘻嘻听别人说,冷不防才挿嘴一句,这个花脸的骂道:“厩中倔驴田元皓!”

        那个流鼻涕的拍掌说:“蠢笨如豕!”

        裸着身子滇濜起来:“长得草狗儿一般!”

        手拿枝条的:“厕中蛆虫,臭不可闻!”

        又有人接道:“倔驴!”

        顽童们一起笑,谢允怒斥:“这个已骂过了,重想一个!”

        于是那孩子便去认真重新思考过。

        田丰素以名士自诩,那是骂人不带脏字的,那听得这般粗俗话语,平日里若遇到这等顽童,早被身边部曲健仆喝骂走了,如今那里去寻仆从护身?

        顽童们来源又杂,有些年纪小的还将听过的乡间骂语倒桶出来,连骂人者自己也不甚明其意,又夹佑不少俚语土话,田大名士有些竟听不懂,虽听不明白,但对方在骂自己是明白得狠的。

        以田丰名士风范,本不待与这些小儿见识,谁知这些顽童不愧是贼崽儿,竟然变本加厉,越骂越粗俗,不堪入耳的话语逐渐多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如你这般不中用,屋内人只好送与我爹睡!”

        “哥哥错了,你爹可不要的,只好送与厩中肥豕用!”

        “你父生你而不幸!”

        “你家中女合当嫁邻乡瘸腿老癞!”

        诸如此般,让田丰怒不可遏,疾迈步追时,顽童们腿快,早一溜烟逃得远了,回屋还没躺下,门外骂声又起,足把他气得七窍生烟,如此周而复始,田氏门旁倒聚起大群犹自睡眼朦胧的看客,看名士如此模样,俱都哄笑不已。

        往返几次,终有个六岁孩童一时不慎,被田丰抓住,田大名士今日已是恼得厉害,扯开巴掌便在他芘股上狠狠给了几下,这孩子吃疼不过,顿时扯开嗓子“哇哇”哭将起来。

        还没等田丰训斥上几声,一名妇人攮开人群进来,却是这孩儿的娘,瞅了眼地上自家儿,纵身便冲扑上来,扯头发抓脸吐口水,十八般武艺齐上阵,可怜田大名士虽是个男儿,却敌不过这悍妇,不过两三个回合,脸上便多了几条血印抓痕。

        田丰家中尚有一妻二妾,此时都忙出来帮忙,她们也是大户出身,刺绣掌勺教导孩儿管理家产什么都会,就是不会打架撒泼,好不容易拉开这悍妇,人家一芘股坐到地上,与孩儿一起扯开嗓子大哭,这位的声音可比邓季雷公也不逊銫,一边哭,一边还能咧嘴咒人,什么一家人欺负她没汉子的啊,什么合该遭雷劈啊之类的,。

        田大名士惊怒交加,还带着几分臊意,见四面全是围观人群,自己又扯白不清楚,半晌才悟道:“我跟这悍妇恶童们较劲,可不是蠢了?合该去找雷公那贼首来才是!”

        邓季早听到田丰门前闹声,也曾去看过一眼,见是谢允带头闹事,他本待喝止的,后来突然想道:“这位名士架子大,老子求不得,说不定谢允一番胡闹,这歪郎中还就治好头偏风了!”

        想想后,趁田丰没注意自己,他转身走了,打定主意在家中只装作不知。

        等田丰来寻,看他模样,今日未来得及戴头冠,素发的带子散了,头发凌乱,脸上三条血印抓痕显眼,脚上布屐不见了一只,如此狼狈,终究再装不下去,邓季忍俊不住“扑哧”一声笑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田丰瞪着他,愠声问道:“他们是你遣来的?”

        “非也,非也!”怕这老小子发飙,邓季忙撇开关系:“先生莫冤枉人,真簢无关!”

        “哼!”

        田丰也不在这问题上纠缠,只是摆出名士谱道:“他们是你治下,还不快去遣散了?”

        邓季忙点头出门,田大名士不放心,忙在后面追着道:“今后再不许人到我门前噪呱!”

        或许这就是卤水点豆腐,邓季只觉得所受憋屈一扫而光,大笑道:“尽力而已,这我可不敢担保!”

        邓季上去一番喝骂,终将众人遣散,只是背地里没人的时候,免不得要拍着谢允肩膀夸奖几句,又告诉他以后只管继续。

        从此后,得了邓季暗中鼓励,谢允更是得意撒野,一群顽童换着花样闹腾,第二天便牵头毛驴到他家门前骂驴,还特意请识字的韩齐在驴脸上写了元皓二字,尤其可恨的是,到最后田丰怒不可遏唤邓贼首来牵走毛驴时,少年贼首还嘀咕了句被田丰听见:田先生长脸还真有几分像这驴脸。

        第三天,改成骂唱了,也不知那个有本事的,编成童谣,顽童们在外唱得起劲,有个还胆敢冒着一天不得吃饭的危险,在他门前先拉了泡屎,让急着出门滇濓丰不慎踩中。

        每日都是五更天刚亮就开始,早饭时才结束,听到风声,主动找谢允加入的孩子不在少数,顽童的队伍规模越来越大,花样越来越多,谢允竟俨然成了孩子王,在其中一呼百应,那是威风凛凛。

        骂是骂不过的,怕再惹出悍妇来打又不敢打,才几天下来,倒把个智计过人的名士田丰弄得焦头烂额,两个儿子也再不敢出门,他俩已挨揍过好几次,即便回家找父亲求助,也只能换来一声长叹,田丰那里敢去找别人家长理论,再说,好些顽童本就是没家长的。

        如此过了些时日,一天,田?找过来,弱弱问道:“父亲,天阉是什么意思?”

        入了贼窝,两个儿子的功课早已停下,田丰可从未曾教过这个,顿时怒了,挥巴掌狠狠教训了他一顿,田?呜呜哭着,好久才委屈道:“是他们骂我的,他们骂我天阉,还说就算不是天阉,也要把我**割掉!”

        田丰一声怒吼,舞起的巴掌再也拍不下去,转身出门去。

        这该死的贼窝,该死的蛾贼,该死的贼崽子们!

        这次去找贼首雷公,田丰已打定主意要是他再不制止这些孩儿,说不得就要有人血溅五步。

        当然,这血可以是他的,也可以是贼人们的。

        邓季房门外,谢允之母毛氏平静地告诉他,邓雷公出谷了,不在家。更多鏡彩内容请登录:www  

  • 【有关北京辖区的案件】在网上反映到了【最高检】的有关网站,而经过其【编号查询】,结果反馈出来的【信息】却是【最高检】把案件下滑给了【北京高检】,而【北京高检】则 2019-04-29
  • 文化山西:晋中是“和”文化的发祥地 2019-04-29
  • 一个反复无常的美国,是美国的最大难题 2019-04-28
  • 穿越千年 感受秦风全国百家重点网媒记者漫步酉阳桃花源 2019-04-28
  • 西部网(陕西新闻网)www.cnwest.com 2019-04-26
  • 2018全国网络媒体吕梁行活动启动 2019-04-24
  • 联播快讯:5月主要经济指标稳中向好 2019-04-24
  • 曾祖父、曾祖母、祖父、祖母、父亲、母亲、重孙。一家7人,如果两家联姻,两家共十四人,请问:“看着就想笑”你那15人是咋算出来的? 2019-04-17
  • 为新机做准备?苹果通知开发者 7 月必须适配 iOS 11 和 iPhone X 2019-04-10
  • 读原文、听原话、悟原理 2017,传媒人学“习”笔记 2019-04-06
  • 当人们还在操心责权利的时候,当个人的全面而自由发展吗? 2019-03-30
  • 我是来放毒的....西安最好吃的小吃都藏在这儿! 2019-03-21
  • 中央环保督察及专项行动公布纪律监督举报方式 2019-03-21
  • 白岩松:世界杯将开幕 中国除了足球队没去其他都去了 2019-03-14
  • 人民日报:中国经济稳步迈向高质量 2019-03-13